ag8879环亚手机|首页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人间最得意》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梦想中文APP"看《人间最得意》,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梦想中文APP   青衫男子突兀出现在此处,让那两个妇人都是一惊,青姐姐后知后觉,在见到他之后,这才施了个万福,笑着说道:“小妖见过李剑仙。”

  李扶摇伸手揽过水桶,一只手提起水桶,另外一只手拿起那根扁担,丝毫不费力。

  然后便一言不发的朝着那边小院而去。

  要说他李扶摇是怎么找到这两个人的,其实不难,很多年前槐树妖发了血誓,便和他有些联系,要是说之后,他的境界不够,两人相隔太远,所以他李扶摇觉察不到,可是现在不是当初了,他李扶摇现在是一位境界高妙的剑仙,天地之大都可去,找到这两个人,仍旧不是什么难事。

  在学宫那边和叶笙歌有一场算是当世年轻人中的最强一战,对于李扶摇来说,虽然最后还是受了些伤,但其实无伤大雅,断几根骨头也不是问题,当时想着的事情是要怎么将那些剑重新铸成一柄新剑。

  不过反正是要走一趟人间,不如先来看看温瑶好了,毕竟这再不见,只怕是之后没见的可能了。

  想着这些事情,李扶摇又忍不住感叹,一路往前,原本相伴的人,便一个个半途停下了。这种滋味,或许那些早已经在云端待了很多年的圣人们可以不在意,但是他李扶摇一个才不过几十岁的人,对于这些事情,还做不到如此。

  所以才会生出这么个想法。

  温瑶和那槐树妖在之前各自说了一句话之后,这会儿都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来到小院,李扶摇将水倒在水缸里,然后站在屋檐下,看着远处的飞鸟,这才问道:“梁溪的大军就快临近这边了,你们还不走,等什么?”

  温瑶就站在他身边不远处,或许是觉得自己的容颜已老,所以故意选了一个李扶摇目光看不到的地方。

  “这里挺好的,我和青姐姐在这里住了很久,就像家一样,舍不得走了。”

  说起家,李扶摇一怔,硬要说他的家,也就是两个,洛阳城一个,白鱼镇一个,洛阳城那个,在李父李母走了之后,李扶摇是感受不到半点家的意思了,白鱼镇上那一个,算是藏在心底的美好回忆,所以也不愿意多提及。

  温瑶这些年走了好些地方,但说到底,还是觉得百花镇好些,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居住这么久。

  李扶摇蹲下来,看着那一排身前的蚂蚁,轻声说道:“有家挺好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家是不是一直都能有。”

  自从朝青秋把那些事情告诉他之后,现在的李扶摇感觉身上真的是压着一大块石头了。

  喘口气都不容易。

  这可是整个人间,就在他们这些沧海修士身上担着了,可要比担着什么所谓的剑山还要重许多。

  天降大任,还是突兀而来,李扶摇觉得实在是有些猝不及防。

  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天外的人就来了。

  李扶摇抬头看了一眼天幕,说起了正经事,“这趟铸剑之后,要去一趟妖土,妖土走完之后,便是闭关修行了,或许那个时候就没……”

  说到这里,李扶摇停下,这其中的意思,想来是个人都能听得懂的,他就不说下去了。

  温瑶点头,轻声说道:“神仙哥哥还要活很多年,一直活下去才好。”

  这种称呼放在一个年过半百的妇人嘴里说出来,印象中应该是有些不太好的,但是温瑶开口,便显得有那么自然。

  李扶摇说道:“大道独行,滋味也不好受。”

  “可神仙哥哥不是还有喜欢的姑娘吗?她能陪你走很远的。”

  李扶摇转过头,看着温瑶笑道:“还有什么要神仙哥哥做的吗?”

  温瑶原本想说,神仙哥哥只要来看我,便已经是十分好了,但是看着李扶摇的眼神,想了想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

  ……

  春云国相邻的那个小国叫做牧野国,早在数月之前便已经被梁溪大军所灭,灭了牧野国之后,梁溪数月没有再开战事,说是修整,其实是梁溪边军中的一次大换血。

  之前领兵出征的将军叫做费伞,是梁溪王朝北部军府的主将,功勋赫赫,一生征战虽说不多,但是打得每一仗都十分漂亮。

  这几场大仗下来,不仅在北军府中坐稳了主将的位子,更是在边军中有着极高的威望,这次针对这些小国的灭国之战,他领着大军一路势如破竹,十分轻松的便已经灭了好几个小国,只是在灭了这么几个小国之后,到了牧野国被灭之后,朝歌城里,便快马加鞭送来了一封密旨,那位大将军在密旨到达当天便被斩杀。

  这些日子一直修整,便是为了等待另外一位大将军来北地主持大局。

  说起那位梁溪的大将军,其实已经闲赋在朝歌城多年,是因为当年那场灭楚国之战,他独领十万大军作为开路先锋,竟然遇上了三万楚军,就被硬生生将十万大军打垮,虽然当时他面对的是楚国大将温白楼,可不管怎么说,总归这场兵力悬殊的战争,还是他输了。

  大战结束之后的几十年里,那位大将军便一直没有过军职,一直都在朝歌城里。

  直到如今。

  一道密旨,老将军重新披挂上阵。

  梁溪大军在半个月前,接到军令,要开拔至春云国边疆,而那位老将军便会在边境等他们。

  等到大军开拔到边境之后,果然是见到了那位早几十年,有着兵圣之称的老将军。

  在中军大帐里,很多将领都等着那老将军做决断,但是老将军当时只是拿出随身的酒葫芦喝了口酒,直白对他们这些征战沙场不知道多少年的将军说了一句话。

  “如此兵力悬殊,要什么打法,全部压上去便是了。”

  这么简单粗暴的一番话,倒是让他们想起了当年老将军在楚国境内的那场败仗。

  但老将军好像也知道这些家伙在想什么,当场便撂下一句话,说是这天底下叫做温白楼的人,也就他娘的一个,现在正在延陵!

  有了这句话打底,之后的事情便如同老将军所料一般,梁溪大军轻易突破春云国在边境的布防,缓慢的往前。

  午时的时候,梁溪大军在一处高地埋锅造饭,老将军则是在中军大帐里喝酒。

  几个将军围在这里,对接下来的战事做了许多谋划,谁知道老将军的声音悠悠响起,“早说了,这个世间叫做温白楼的人,就一个,你们这份儿精力,等着之后和温白楼打的时候,再研究。”

  他一说话,当即便有好些个将军扭头问道:“老帅,当年那场大战,你和温白楼,到底是怎么打的?”

  那本来该是老将军这辈子打得最差的一场大战,但是这些日子里他自己都几次提及,这些个将军们也知道老将军不是那种顾忌这些的人,因此也是直白开口。

  老将军喝了口酒,自嘲一笑,“有什么可说的,温白楼这个人,熟读兵法就算了,还他娘的打仗不按常理出牌,你能想过一位敌国主将,独自领着三万骑军凿阵?”

  当年灭楚那一战,的确是有多古怪便有多古怪,温白楼不仅安排了好些在现在看来也算是精妙的后手,更是身先士卒,领着三万骑军硬生生将他的十万大军打退,为整场战役赢得了时间。

  要不是温白楼是一位陷阵无双的猛将,要不是温白楼是一位当世名将……

  但凡差去一点,现如今的局势,都会发生变化。

  老将军这些年一直琢磨那场大战,事实上是再打一百遍,都还是他温白楼会在那片峡谷歼灭他的十万大军。

  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和温白楼交手了,毕竟楚国已亡,温白楼亡命天涯,战场想要相见,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可谁知道,延陵这些年动静越来越大,而温白楼也是转投了延陵,之后他们两人还真有可能在战场上,再度相遇,只是那时候相遇,便真要以两方军力相当比较的话,他不一定能在那位温将军手下讨得了好。

  几位将军即便只是听到这么一句话,便也能想象到当时的场景了,几个人说了几句闲话,散开之后,便重新回到当前这场战事上来。

  “百花镇要不要占领?”

  一个长着一脸络腮胡的将军指着沙盘上的某个地方问道:“那是个边陲小镇,但位置极好,应当占下才是。”

  梁溪的灭国大战,一般开战之后,是要直取国都,俘获了那些个君主之后,之后的事情自然就简单了,并不像是两个小国交战一样,不精打细算的吃掉对方国土。

  “老帅都已经说了,这种打法压上去便行了,至于百花镇,放上五百人也就行了。”

  这位将军直白开口,便是要贯彻老将军的想法。

  老将军瞥了一眼这边,也是笑道:“百花镇这样的地方,在春云国至少有二十个,要是对方多出十来万的军力,倒是可以依靠这些地方阻击,只是既然都说要小心,那就让一千人占了这地方,之后班师回朝之时,也算是先做准备。”

  有了老将军军令,很快便有人跑出去传令,要在午后占下这座百花镇。

  老将军喝了口酒,就等着好消息,可是半个时辰之后,大帐里跑进来一个传令兵,犹豫说道:“启禀大将军,我军被人拦下了……”

  老将军一挑眉,“对方有多少人?”

  “只有一人!”

  老将军一拍桌子,大步走出营帐,便能够看到那派出去的一千骑军已经尽数返回,在营寨外围,有个青衫男子,悬停半空。

  气态出尘。

  老将军看了一眼,心里一颤,这他娘的春云国里还有个这个境界的修士?

  他看了一眼左右,有两位梁溪王朝的随军修士走出来,本来为了避免出现预料之外的事情,也带着随军修士,只是这些修士,这几次大战下来,都没出过手。

  此看着那个悬停半空的男子,两个随军修士都心里一颤,随即说道:“深不可测。”

  老将军暗骂了一句娘,然后倒也直白,朗声问道:“敢问这位仙师,为何拦我大军?”

  那个青衫男子悬停空中,原本以为他不会说话,这会儿却是开口了,“有故友在镇中,诸位最好绕道而行。”

  老将军问道:“若是不答应仙师请求便是如何?”

  那个青衫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往前走过一步,营寨最外围的士兵,只怕有数百人,此刻尽数横飞出去,重重摔落在地。

  青衫男子看着老将军,平静道:“梁溪要灭春云国,这我不管,但是百花镇里,我不想看到梁溪的一兵一卒。”

  老将军额头生出汗珠,开口问道:“敢问仙师姓名?”

  那青衫男子转身缓行,只是抛下一句,“洛阳人氏李扶摇。”

  这一句话,让老将军差点跌坐在地,一旁的两位随军修士,更是冷汗直流。

  等到这一位青衫男子远去之后,老将军才喃喃自语,“这他娘的才是真正的天上神仙啊!”

  ——

  风里也好,雨里也好,李扶摇走过了许多地方,有大余有延陵,自然还有梁溪。

  后来他决意在当初朝风尘留下过足迹的那些地方去走走看看,那是一个个剑道宗门,那些宗门不是小邑楼,所以当他走过那些地方的时候,没有人把他再当作什么祖师,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但是他发现了,那些宗门其实挂着他的画像。

  不止是他的画像,还有很多人的。

  朝青秋、朝风尘、李昌谷、柳巷、李扶摇、陈嵊。

  这是当世的所有剑仙,也是这六千年以来,整个人间剑仙最多的时候。

  当年朝青秋一人扛起剑士一脉的事情,已经一去不复还了。

  现在的人间,到底真的说得上是百花争艳,但说到底还是朝青秋一枝独秀,不过李扶摇倒是生出了后来居上的心思,不过现在却先要应对那些天外的事情。

  现在时间急迫,李扶摇莫名其妙就想起了李昌谷的那首诗。

  他的视线移到了李昌谷的画像前,上面倒是有着关于他佩剑的介绍,那柄叫做苦昼短的铁剑说来说去,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在旁边也写下了那首诗词。

  至于说到李扶摇,那上面的文字记载,便是说他有好些剑,说到最后,倒是直白了当的说现在这位剑仙便是真正的一剑都没。

  李扶摇无奈苦笑,就要离开这座叫做浩然宗的剑道宗门。

  门被一下子推开,有个抱着扫帚的孩童立于门外,今日是轮到他来打扫这座悬挂得有剑仙画像的竹楼。

  李扶摇立于室中,但是动念之后,便让那个孩子看不到他的身影。

  那个孩童走进来之后 ,没有急着打扫,而是在朝青秋的画像前跪下,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多谢朝剑仙佑我剑士一脉!”

  李扶摇看着这个孩子跪下念叨许久,这才往前走了一步,指间里有一缕剑气迸发,直入那个孩童眉心。

  那是一本剑经,比浩然宗的典籍要厉害太多了。

  按着某些个读书人写就的志怪小说里,这个孩童便是实打实的主角了。

  还在朝青秋画像之前跪着的孩童,等到那一缕剑气进入其中之后,猛然抬头,感受到脑海里的剑经,大喜过望,对着朝青秋的画像便砰砰砰磕头,很快地板上便出现些血迹。

  “多谢朝剑仙赐下剑经……”

  李扶摇转身走出这座竹楼,身形消散。

  ……

  ……

  李扶摇缓行于云海,那些碎片环绕在他的身侧,雪白碎片是十里和明月的,青丝剑和草渐青的则是翠绿之色,至于高楼和遮云,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之前和王偃青说过作文章的事情,那种事情极难,那么现在这个时候,李扶摇要铸剑,也很很难。

  最难的第一步,自然是要挑出那些碎片。

  若是将所有碎片都重新拼凑,拼凑出来的那柄长剑,似乎有些长了。

  “但要舍弃,舍弃不了的。”

  李扶摇想着这件事,忽然笑了笑,“与其拼凑,不如将所有的碎片重新融化,重新铸造,不然之后问题太多了。”

  虽然这样做会有些困难,但是好在铸剑之后,不会如同之前那般,始终不像是一个整体。

  李扶摇在幻境里学过铸剑,甚至于还亲手铸出过那柄明月。

  所以铸剑一事,应该会有些把握。

  “去剑山吧。”

  李扶摇自顾自说道:“希望没什么问题。”

  ……

  ……

  当李扶摇这位剑仙来到剑山的时候,来迎接他的人有很多。

  即便山上早已经有了两位剑仙。

  山上的剑士们都来了,所有人都知道当日李扶摇破境之时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陈嵊和朝风尘没有出来相见。

  吴山河领着许多剑山弟子,站到了山顶上。

  “恭迎李剑仙!”

  声音传出去很远,吴山河神情平淡,站在众人之前,看着从天上落下来的李扶摇,等到李扶摇站稳之后,吴山河往前走了一步,看着李扶摇,不知道该些说什么。 下载最新破解vip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HOME的梦想中文APP,全站免费看,这种宝藏APP手慢就找不到下载地址啦!>>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皮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pdxiaoshuo.com/book/16093/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