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血蓑衣》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梦想中文APP"看《血蓑衣》,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梦想中文APP   “侯爷救我……”

  “住口!”

  赵元眼神一寒,令秦卫的呼声戛然而止。

  “噌噌噌!”

  一见柳寻衣挟持着秦卫,仇寒和十几名金刀校尉同时脸色一变,纷纷抽出兵刃,火急火燎地涌进房中,将柳寻衣团团围住。

  “干什么?”

  赵元目光不善地审视着仇寒等人,喝斥道:“疯了?竟敢朝自己人拔刀!天机阁的规矩都忘了不成?”

  “侯爷……”

  “金刀校尉全部滚出房间!”赵元无视仇寒的解释,径自向十几名金刀校尉下令道,“明日一早,各自去领三十重杖,引以为戒!”

  “是!”

  金刀校尉们虽心有不甘,但谁也不敢忤逆赵元的命令,因此齐声领命,而后匆匆收起刀剑,讪讪地退出房间。

  片刻之后,房间内只剩赵元、仇寒、柳寻衣、秦卫四人。

  赵元朝命悬一线的秦卫轻瞥一眼,转而将复杂的目光投向悲愤交加的柳寻衣,轻声道:“寻衣,把剑放下!”

  “侯爷,你可知秦卫做过什么?”柳寻衣头也不回地反问道,手中的无极剑却纹丝未动。

  “柳寻衣,你想抗命吗?”仇寒冷哼道,“这里是天机阁,不是贤王府……”

  “够了!”柳寻衣一声暴喝,将猝不及防的仇寒吓的脸色一变,“自从回到天机阁,你们把我当贼一样防着。不仅事事躲着我、瞒着我,而且还派人昼夜不断地监视我。只要我的言行稍不如你们的意,你们便拿出‘贤王府’、“黑执扇”、‘江湖匪气’这些含沙射影的废话来攻讦我。我自问从未做过对不起朝廷和天机阁的事,我潜伏在洛天瑾身边亦是奉命办差,你们凭什么怀疑我?凭什么把招安失利、兄弟们的死算在我头上?”

  “这……”柳寻衣的质问,令仇寒不禁一阵语塞。

  “身正不怕影子斜!”赵元正色道,“寻衣,只要你问心无愧,又何必在意其他人的看法?”

  “那现在呢?”柳寻衣自嘲一笑,笑声中充满痛苦与羞愤,“现在你们不问青红皂白,一进门便将我视作敌人,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我,便认定是我不对,是我发疯?”

  “无论秦卫做过什么,你违抗侯爷的命令,擅自离开天机阁就是你不对!”仇寒叱责道,“此事你无从抵赖!”

  “敢问仇大人,在下究竟犯了什么罪?为何被禁锢自由,甚至连出一趟天机阁都成了罪过?竟劳烦你亲率众人四处搜捕?”柳寻衣反问道,“纵使是杀人放火的要犯,也不值得你如此上心吧?莫非在下的罪过比杀人放火还大?”

  “柳寻衣,你这是狡辩……”

  “行了!”

  赵元颇为不耐地打断柳寻衣和仇寒的争论,沉声道:“都是自己人,吵什么?此事若宣扬出去,岂不是让天下人笑掉大牙?”

  言罢,赵元将凝重的目光投向柳寻衣,回忆道:“曾记得,本侯在黔州街头遇到你们的时候,你宁肯冻死饿死,也不肯丢下秦卫一人自生自灭,此事本侯至今仍记忆犹新。难道你已经忘记你们从小到大的兄弟情义?忘记当年你们是如何一起流浪行乞?忘记你们半个炊饼两人吃,半碗露水一人一口,夏日相互驱蚊瘙痒,冬日依偎在一起彼此取暖的日子?”

  赵元此言,无疑勾起深埋于柳寻衣和秦卫心底的回忆。那段日子虽艰难困苦,充满煎熬,但也成为他们肝胆相照,相濡以沫的珍贵经历。

  虽然他们已有多年未曾提及,甚至连想都没有去想,但铭刻于记忆深处的童年,却是他们一生一世都不可能忘却的时光。

  今日被赵元旧事重提,柳寻衣和秦卫的眼圈皆不由自主地微微泛红。

  “侯爷,我今夜去过荣王府。”柳寻衣强忍着心中的伤感,哽咽道,“你可知小王爷告诉我什么?又可知秦卫他背着我……做过什么?”

  “本侯……知道。”

  “什么?”

  赵元此言,登时令柳寻衣大惊失色,满眼诧异地望着神情纠结的赵元,难以置信道:“侯爷知道?”

  “是。”赵元若有似无地点头道,“秦卫对赵馨说的一切,本侯统统知道。”

  “嘶!”

  赵元的回答宛若晴天霹雳,令柳寻衣神思恍惚,呆若木鸡,手中的宝剑情不自禁地掉落在地。

  “可……可侯爷说西府利用‘和亲’劝退蒙古大军对东府十分不利,丞相大人为此大动肝火……”柳寻衣的脑中一片混沌,不住地喃喃自语,“可你怎么会……”

  “城下之盟,谈何两全其美?”赵元义正言辞道,“虽然本侯明知西府谈判成功,对东府有诸多不利,但东西二府的争斗闹的再凶也是大宋的家事,其凶险与危害根本不能与蒙古南犯相提并论。因此,为大局计,为大宋安危计、为黎民苍生计,本侯明知东府是‘哑巴吃黄连’,却也不得不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唯有如此,大宋王朝才有一线生机。此一节,丞相同样心知肚明。”

  “可是……”

  “东西二府虽一向不和,但说到底都是大宋的栋梁。如今国家有难,必要的退让甚至是含羞忍辱,皆是在所难免。”赵元摆手打断柳寻衣的疑惑,继续道,“更何况,即便没有秦卫从中斡旋,和亲之策皇上也不会放弃,赵馨远嫁蒙古亦是命中注定,谁也无法更改。”

  “如此说来……秦卫离间我和馨儿的感情,其实是……侯爷的意思?”

  然而,面对柳寻衣的追问,赵元并未直言回答,而是避实就虚地反问道:“既然赵馨远嫁已成定局,又何必让她留下遗憾和不舍?如果她不能斩断与你的情丝,此去蒙古势必痛不欲生,艰苦难捱,这样对她……岂不是太残忍吗?如今,让赵馨对你心灰意冷,恩断义绝,对中原不再有一丝一毫的眷恋。如此远嫁蒙古,方能洒脱做人,痛快行事。这对她……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不错!”秦卫趁势附和,“柳兄,如果你真的喜欢公主,则应该盼着她好,而不应将她占为己有。”

  柳寻衣缓缓抬头,泪眼凝视着秦卫,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没有我,馨儿嫁去蒙古就会快乐?”

  “不一定。”赵元坦言道,“但至少‘长痛不如短痛’,最初一段时间或许她心有郁结,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本侯相信她一定能适应草原的生活,并踏踏实实地做她的蒙古王妃。”

  “对呀!”秦卫连连点头,“公主嫁去蒙古是做王妃,又不是做奴隶,你有何不放心?”

  “哼!”仇寒冷声道,“说句难听的,公主嫁给蒙古的王爷,总好过嫁给你。至少,蒙古王爷有权有势,锦衣玉食,公主定能坐享荣华富贵,倍受尊崇。相反,如果公主下嫁给你,除非你安心当一辈子驸马,躲在女人背后蹭吃蹭喝。如若不然,皇上和荣王爷必定夺你官爵,将你们贬为庶民。到时,公主恐怕只能顿顿吃糠咽菜,日日为生计发愁。”

  “你……”

ag8879环亚手机|首页  “仇寒此言虽有些残忍,却也是事实。”赵远抢话道,“早在多年前,你与赵馨的事被荣王爷知道后,荣王爷就曾明明白白地告诉过我,他永远不会将赵馨嫁给一个无权无势,出身低贱的下人。此事,本侯一直没有告诉你,是不希望你妄自菲薄,自暴自弃。今日既然闹到这步田地,大家索性将所有的心结统统解开。寻衣,本侯回到临安后一直将你软禁在天机阁,名义上是保护你的安危,实则是担心你私会赵馨,再闹出什么乱子。殊知,今日的赵馨虽人在临安城,但其身份已是蒙古的准王妃。如果她与你私会,甚至……”

  言至于此,赵元的语气不禁一滞,而后面露纠结,沉吟半晌,方才硬着头皮将自己的心思娓娓道出:“甚至你与她一时冲动,再做下什么苟且之事,到时不仅仅大宋皇室颜面不保,而且会令蒙古皇族蒙羞。其结果,只怕比当初预想的宋蒙交战还要严重恶劣。因此,本侯为免万一,不得不委屈你一段时间。原本,我想等公主离开临安后再告诉你真相,却没料到你竟如此大胆,竟敢违抗本侯的命令擅自跑去荣王府刨根问底。”

  “这……”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柳寻衣猝不及防,难以招架。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如同一位孤家寡人,在天机阁被孤立,甚至排斥。

  “寻衣,你能否明白本侯的苦衷?”

  面对赵元的追问,柳寻衣神郁气悴,心死如灰,面如白蜡,一言不发。

  “人情是人情,但天机阁的规矩不能坏。”仇寒冷声道,“柳寻衣违抗侯爷的命令,擅自离开天机阁,此事铁证如山,不容狡辩。依照天机阁的规矩,违抗侯爷之命,当斩!”

  “不可!”秦卫眼神一变,忙道,“柳兄被软禁乃事出有因,侯爷刚刚也说过。”

  “不错!”赵元若有所思道,“此事不能全怪寻衣。”

  “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若因他一人破例,试问天机阁威严何存?侯爷日后又如何服众?”仇寒铁面无私,坚持己见,“今夜之事,天机阁人人可见,众校尉此刻就站在院中,侯爷岂能当众徇私?纵然事出有因,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至少应砍去柳寻衣一手一脚,以儆效尤!”

  “侯爷,柳兄乃天机阁的功臣,如果罚他,唯恐遭人非议,说我们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侯爷,你刚刚下令惩戒破坏规矩的一众校尉,此刻岂能对柳寻衣的过错视而不见?规矩又岂能因人而异?有道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柳寻衣?天理昭昭,众目睽睽,人情绝不能凌驾于律法之上!”

  “这……”

  面对秦卫和仇寒的争辩,赵元不禁心生踌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谁说柳寻衣有罪?他是我下令召出去的,他岂敢不从?如果你们要砍一手一脚,不如砍小王的如何?”

  正当赵元左右为难之际,一道戏谑的声音陡然自门外传来。紧接着,满脸惊慌的丁丑火急火燎地引着神色匆匆的赵禥,二人一前一后,快步朝房中走来。

  …… 下载最新破解vip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HOME的梦想中文APP,全站免费看,这种宝藏APP手慢就找不到下载地址啦!>>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皮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pdxiaoshuo.com/book/16248/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