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全知全能者》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梦想中文APP"看《全知全能者》,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梦想中文APP   一件事物的发展,有的是从下而上,从江湖中从草莽里,暗暗滋生,经过长久的酝酿之后,然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也有的是从上而下,自一开始,就以高点覆盖的方式,四处开花。

  同福楼在安南郡城的发展,就是后者。

  依靠着那一道“十全大补汤”,最先开在北正街的那家同福楼,直接火爆。

  修者最知修者事。

  这道简直像是专门为修者而研制的汤饭,甫一推出,就受到了几乎所有修者的欢迎。

  那些凝气境的修者喝了,说,“好!果然不愧是‘十全大补汤’,这汤,补啊!”

  那些通脉境的修者喝了,说,“赞!是不是十全大补不知道,但这汤,真的好喝,有滋味!”

  那些开窍境的修者喝了,说……

  不,他们不说。

  晋升开窍境的,多半都是一些体面老爷,让这些老爷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像没见过世面的生瓜蛋子一样大声嚷嚷,那怎么可能呢?

  毕竟同福楼又没给他们广告费。

  所以这些老头当然还有老太太喝了这汤之后,多半是不予置评的。

  但如果是常来这家同福楼的人,眼尖的,很有可能就会,“咦,这几个老头上次也来过。”

  是的,老头老太太以这样一种身体力行的方式,对这道十全大补汤作出自己的评价。

  而且,正因为是开窍境,他们能够感受到的更多。

  就在这种情况下,同福楼直接开启了疯狂的复制模式,它不止是开遍了内城的四条正街,也繁衍向了外城。

  外城以普通人居多。

  普通人是无法知道究竟是不是十全大补的,甚至同福楼连最基本的营销都不会,或者说不屑。

  它要是说上一句,“这是城里修者老爷都疯狂喜欢的汤饭”,那该是多有卖点?

  但人家不。

  你爱喝不喝。

  奈何,它的味道实在是藏不住啊。

  把大锅支在大门口,导致香气四溢?

  不。

  不不不!

  这样不雅观。

  人家非常高冷地把大锅置在了厨间里,而厨间多半靠近后面,甚至直接就是后院。

  但没有办法。

  汤做好的时候,锅盖一掀,那种能让刚刚饕餮了一顿的人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还可以往肚子里再填一些东西的香味就冒出来了,然后飘啊飘,四面八方地飘。

  所以。

  同福楼在这段时间,是真正火爆了整个郡城的。

  内城的那些店铺,是郡守府、药师堂、紫华阁还有许同辉合股,外城的那些,则网尽了其它的所有大势力。

  应该说,这是一个雨露均沾的生意。

  徐亦山的霸道和公道以及处事手腕,同时体现在了这件事上。

  而作为同福楼名正言顺的“副管事”,田浩的地位可谓是水涨船高。

  水一直涨,船一直高。

  说一句“满城都识田掌柜”,那是夸张了,但如果在这句后再附加一句“田掌柜就是同福楼的掌柜”,那就真的是满城老少,罕有不知的了。

  处在这样一种风口浪尖,田浩确实小飘过。

  但也就飘了几天吧。

  然后,他就又重新落到地上了。

  飘过再落,往往那人会比没飘过的人,更稳。

  田浩就是这般,明明在同福楼中被上上下下的人全都恭维着以及小心捧侍着,却基本上还是一直埋头于后厨中。

  巡查,他不管。

  管理,他不问。

  银钱,他不理。

  扩张,他不顾。

  自始至终,他只做一件事,学做菜。

  这样的人,如果你是同福楼的大掌柜,如果你是同福楼的参股方,你喜不喜欢?

  而如果这个人恰好又有蛮大的背景,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那隐隐的来头就能大得吓死人,这样的人,你喜不喜欢?

  答案是肯定的。

  所以这些时日里,田浩但有所求,无有不应。

  你要学做菜?

  好!

  同福楼的厨子,都过来,教教我们的田掌柜。

  一家店铺的厨子肯定不够,没事,还有两家、三家、四家、五家……

  只要你需要,教你的厨子绝对多得你数不过来。

  也就在这种情况下,田浩从只会简单潦草地处理一些食材然后劈柴烧锅,到开始了既缓慢又急速的蜕变。

  说缓慢是因为有些改变终究需要时间。

  说急速是因为田浩身处如斯局面却又能躬下身来躬下心来一心学习。

  所以,今时今日,称田浩一声“田大厨”还略有勉强,但也只是略有勉强了,除了一些基础的刀工以及认识等等方面还有所不足,他的其它好多识见,已经比很多大厨都丰富了。

  毕竟其他大厨,在当初成长的道路上,又哪里有如此丰富的资源进行发育?

  那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田掌柜,您来了?”

  “田厨,您来了?”

  这一天,当田浩如往常一般地踏进同福楼,同福楼的服务人员以及几位大厨惯例地问好道。

  作为小跟班的洛普昨天已经出场,此刻乖巧地随侍地田浩身侧,也有人打趣地“问候”他一声。

  “老田,来了?”

  这位就是同福楼的那位大管家崔永贵了,说着这话时,他的眼神中不觉闪过一丝诧异。

  他在今天的田二当家身上,似乎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气息。

  不过他也不打算探究,因为毫无必要,只是笑着道:“老田,你今天可是来晚了啊,怎么地,昨晚回去一个人偷偷喝酒,今天一觉睡到太阳照屁股了?”

  单纯地语言并不能说明什么。

  不过语言再加上神态,就足见得两人间相处甚是和睦了。

  简单也熟练地寒暄之后,田浩神态一正,对崔永贵道:“老崔,我准备试制一道新的菜,今天出去搜集材料。”

  听得这话,崔永贵神情一凛,然后也立即郑重其事起来,“需要我做什么,老田,你说。”

  还是那句话,但有所求,必有所应。

  就在田浩的一个要求之下,中午时分,一辆大车静悄悄地从同福楼的后院驶出。

  大车里坐着田浩和洛普,坐着崔永贵,坐着两位大厨,坐着几位护卫,也坐着几位随从。

  随后,这辆满载着人员以及干粮等物的大车径直驶出了内城,驶出了外城,向广袤的郡城郊外驶去。

  :。: 下载最新破解vip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HOME的梦想中文APP,全站免费看,这种宝藏APP手慢就找不到下载地址啦!>>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皮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pdxiaoshuo.com/book/21950/917/